“其他综合收益”引发的思考(全面收益观、决策有用观、综合收益)【笔记】

半个月前在学习“其他综合收益”概念的时候,写了“其他综合收益”相关知识点【笔记】。今天翻看天职国际的《会计准则内在逻辑研究》,又拎起了一串概念,对会计准则的体系又多了些领悟。

财政部在2009年《企业会计准则解释第3号》中引入“其他综合收益”的概念,这是全面收益观的具体体现,更加强调已确认未确认的思想,相比传统的会计收益---净利润,它能够更加准确地位会计信息的使用者预测企业未来的现金流量,真实地反映企业的经营业绩,更侧重于决策有用观

(一)其他综合收益的内涵
2014年财政部颁布的《企业会计准则第30号-财务报表列报》(财会[2014]7号)中,将其他综合收益定义为:企业根据其他会计准则规定未在当期损益中确认的各项利得和损失。

在利润表中,综合收益总额=净利润+其他综合收益。

其他权益性交易(资本性交易)产生的直接计入所有者权益的利得和损失虽然计入”资本公积“项目,但却不包括在其他综合收益的核算范围内。其他综合收益似乎基于财务报表列报决策有用性的考量,通过预测有关企业未来现金流动及不确定的信息将其纳入报表项目进行列报,这体现了决策有用观的信息相关性,以便更有效地满足信息使用者对潜在信息的需求。

(二)其他综合收益的列报
其他综合收益最初是在附注中详细披露其内容和所得税影响额,[2014]7号准则开始正式实施以来,在利润表对其他综合收益重分类并详细披露重分类的各项核算内容。在所有者权益变动表中增加了”其他综合收益“和”综合收益总额“列报项目。
从利润表和所有者权益变动表的变化可以看出,其他综合收益较之以前的报表列报信息更为全面和具体,很大程度上从决策有用观的视角去反映了企业内部的经营状况。此外,其他综合收益的重分类使得其列报内容更加清晰和具有较高的透明度,便于信息使用者做出高质量的决策。

(三)引入”其他综合收益“概念的意义
①其他综合收益的列报位缩小盈余管理的空间提供了可能
新修订的会计准则允许其他综合收益重分类过渡到损益,此时净利润和其他综合收益会发生增减变动,但是综合收益总额不会变动,而且重分类调整至损益的项目都会在附注中做详细的披露,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信息使用者对其他综合收益的关注度,预防管理者为了调节利润而通过其他综合收益进行盈余管理,从而掩盖真实的财务状况,使得报表使用者很难察觉,不利于其对投资决策作出恰当的选择。
因此,在利润表中列报其他综合收益能够使信息使用者明确利润报表中净利润和其他综合收益的构成,提高会计信息的盈余质量,这相比传统利润表通过损益进行利润的操纵而言,企业现行的全面收益报告要求披露报告期内全部净资产的变动,能够大大缩小管理者利润操纵的空间,使得企业反映的信息更加真实可靠,这种列报形式为我国企业在之后的财务报表列报提供了一个更加真实公允的市场环境,也是顺应决策有用观目标的发展趋势。

②公允价值计量模式的成熟也为”其他综合收益“的列报提供了计量基础
由于公允价值符合决策有用的相关性及可靠性的要求,能够为决策提供有用的信息,通过公允价值来计量其他综合收益的相关列报项目,使得其他综合收益列报内容更加精确。因此,只要信息使用者能够辨别出公允价值波动的潜在信息,以公允价值为基础报告的净利润在决策有用观下具有相关性,就能为提高其他综合收益列报的准确性奠定基础。

③各利益方的平衡
借助于公允价值模式进行计量的其他综合收益,通过运用一系列的会计方法对基于传统历史成本的信息作了进一步的延伸,站在利益博弈的双方需要及时披露信息的角度,强调信息的未来有用性,密切了博弈各方的关系,增加了企业财务信息的社会评价功能,有利于督促企业在”阳光“下更为健康的发展。另外,详细列报重分类各个项目增加了 项目的透明度,提高财务报告的可理解性和公司间报表的可比性,满足了会计信息在质量方面的要求,这都促使各企业逐步实现财务报告的目标。